当前位置:塔河县乙延特种养殖动物科技涪陵榨菜副总致歉,违规减持总金额892万元,系配偶误操作
涪陵榨菜副总致歉,违规减持总金额892万元,系配偶误操作
2022-08-02

又是家属(老婆)误操作。

5月19日晚间,涪陵榨菜(002507)发布关于高级管理人员违规减持公司股票及致歉的公告,5月17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贺云川关于减持完成及因误操作违规减持公司股份的情况说明及致歉声明,贺云川违规减持3153股。

公告称,系贺云川配偶误操作,贺云川目前持股涪陵榨菜96.5839万股,按照5月17日股价28.78元,市值仍有2780万元。

贺云川此次减持总金额892万元

涪陵榨菜于2019年4月2日披露了《关于高管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公司高管贺云川计划于2019年4月25日至2019年7月24日期间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30万股,拟减持股份数量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380%,占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的23.6408%,拟减持股份未超过其所持涪陵榨菜股份总数的25%。

贺云川于2019年5月15日至2019年5月17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股份30.315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84%,成交均价为29.43元,成交金额为892.322973万元。

这样,较减持计划数量上限多出3153股,构成违规减持。

经公司自查,贺云川本次减持前最近一次交易公司股票时间为2019年5月17日,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增持卖出25万股,本次减持前持有公司股份121.58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540%,本次减持后持有公司股份96.583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224%。

本次减持行为未构成短线交易、未发生在股票交易敏感期内,亦不存在因获悉内幕信息而交易公司股票及主观获利的情形。

减持超出减持计划 贺云川致歉

涪陵榨菜公告称,经与贺云川核实,因其本人工作繁忙,证券账户由其配偶代为管理,因其配偶对高管减持的要求认识不足,因操作失误,在贺云川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了减持股票交易操作。

在意识到上述情况构成违规减持后,贺云川主动向公司报告,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并对本次违规减持公司股票行为给公司的负面影响深表歉意,对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恳的道歉,今后将加强对持有公司股票证券账户的管理,并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贺云川在致歉声明表示,对本次违规买卖公司股票行为进行了深刻反省,并就本次行为向公司及广大投资者造成的负面影响深表歉意。本人会加强对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学习,加强持有公司股票的证券账户管理,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涪陵榨菜表示,公司将以此为鉴,进一步加强组织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持有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对相关法律、法规的学习,并要求相关人员自身及其亲属严格遵守有关规定,杜绝此类情况的再次发生。

贺云川,1965年生,硕士研究生学历,国际商务师;历任涪陵地区外贸茶厂叶公司业务科科长、涪陵市外贸进出口公司办公室主任等职务;1998年加入重庆市涪陵榨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涪陵榨菜),曾任技术员、生产企业副厂长、产品经理部副经理、产品经理部经理,2007年3月至2014年6月担任涪陵榨菜总经理助理,2014年6月至今任涪陵榨菜副总经理。2017年贺云川税前年薪为41.94万元。

涪陵榨菜2010年11月上市时,贺云川作为激励对象,持有84.6772万股,经历转增,贺云川同时也在减持。2015年涪陵榨菜定增收购四川惠通配套募集资金,贺云川斥资205.2万元,认购了8万股。

之后,涪陵榨菜股本继续扩大,贺云川本次减持前,持股数为121.5839万股。

本月博腾股份高管也出现误操作

5月16日晚间,博腾股份(3003633)公告,5月15日,博腾股份副总经理喻咏梅的家属因误操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博腾股份1300股,成交均价8.31元,成交金额10803元,喻咏梅对此致歉。

本次减持前,喻咏梅持有博腾股份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4%;而在本次减持后,喻咏梅持有博腾股份74.87万股股,占总股本的0.14%。

“不但是重庆,沪深两市上市公司高管因为家属误操作账户违规减持事件,频频出现。”华龙证券投资顾问牛阳认为,如何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应该从源头抓起,杜绝上市公司高管家属操作账户的行为,另外,监管部门也应制定细化相关处罚规定,而不是简单道歉了事。

延伸阅读:

老婆偷听老公电话内幕交易600万股票 结果亏227万

近日,证监会发布了一则有意思的内幕交易案例。

家住杭州的王永琴(女),偷听到老公王某锋在电话中与别人讨论上市公司巨龙管业(现已更名为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龙管业)将收购自家公司的事情,感到有利可图的王永琴便用两个股票账户买入了合计价值600万元的巨龙管业股票。

尴尬的是,王永琴买入的股票却一路下跌,在内幕交易期间亏了227万,而她也在近日收到了证监会50万元的罚单。

王永琴持股期间巨龙管业股价表现(图片来源:Wind)

偷听老公电话后买入600万股票

证监会发布的处罚书显示,王某锋是杭州搜影的创始股东和时任董事长,是本次重组项目杭州搜影方主要负责人,为内幕信息知情人。2016年11月7日巨龙管业将二次上会修改方案通知了王某锋,王某锋从该日起知悉内幕信息。

王永琴则是王某锋的配偶,二人共同生活,关系密切,且王永琴承认,大约2016年11月初至12月底,几次在家里听到王某锋打电话与别人讨论杭州搜影并购重组的事情,并问过王某锋并购重组的意思以及巨龙管业并购重组后的前景,自己萌生了买“巨龙管业”的想法,使用的资金为夫妻共有财产。

接下来,王永琴使用了其实际控制的“郑某敏”账户、“张某平”账户两个账户进行交易,具体来看:

“郑某敏”账户于1998年2月19日开立于财通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财通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2016年12月10日左右,张某平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要求开始借用“郑某敏”账户,自此至调查日,该账户和对应的同名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均由张某平控制使用。

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决策要求,张某平使用“郑某敏”账户通过本人尾号5424的手机操作下单,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2016年12月16日、19日买入“巨龙管业”共计23.2万股,成交金额共计492万元。内幕信息公开后,于2017年12月19日全部卖出。“郑某敏”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亏损229.5万元。

“张某平”账户于2016年11月8日开立于财通证券杭州文二西路证券营业部,该账户和对应的同名三方存管银行由张某平本人控制使用。

根据王永琴买入“巨龙管业”的决策要求,张某平使用“张某平”账户通过本人尾号5424的手机操作下单,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于2016年12月13日至15日买入“巨龙管业”共计47200股,成交金额共计99.8万元。内幕信息公开后,于2017年12月19日卖出31100股。“张某平”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盈利2.1万元。

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显示,王永琴指使张某平使用“郑某敏”账户和“张某平”账户内幕交易“巨龙管业”合计亏损227.4万元。

还被罚50万

每经小编了解到,巨龙管业2016年11月3日公告了继续推进重组事项,即购买杭州搜影和北京拇指玩各100%股权,标的资产经审计的资产净额及最近一年的营业收入占上市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告相关指标的比例分别为60.22%和52.86%,且标的资产净额超过5000万元,根据相关法规,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行为。

证监会认为,该内幕信息形成于2016年11月7日,公开于2016年12月21日,这期间为内幕信息敏感期。王永琴控制的两个账户存在银证转账后马上、大量、首次、单向、全仓买入的特征,交易行为明显异常,且账户的开立时点、银证转账时点、股票买入时点与内幕信息的发展公开高度吻合。

王永琴对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巨龙管业”没有提出正当理由或合理解释。

上述违法事实,有巨龙管业公司公告、有关人员询问笔录及情况说明、有关人员邮件、飞行记录、“郑某敏”账户资料、“张某平”账户资料、有关银行账户资料等证据证明,足以认定。

王永琴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内幕交易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责令王永琴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五十万元的罚款。

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